Loading...

比赛场更传奇——Fnatic的商业神话

一位19岁的游戏少年创造了当今世界最伟大的电竞商业帝国之一。

自Fnatic两年前宣布获得1,9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创始人Sam Mathews重新掌舵以来,该公司的股价正一路飙升,合作也接踵而至。伴随着与数字货币交易所Crypto.com、全球家电巨头海信以及时尚品牌ASOS等达成的千万美元级合作协议尘埃落定,Fnatic正从一个小团队成长为全球品牌,而Mathews也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游戏玩家成长为一家上亿美元的企业和品牌的领导者——据报道,fnatic的市值在一年前就已经突破了1.2亿美元。听听Sam Mathews和Fnatic如何在电子竞技中(无论是在赛场上还是在商场上)获胜的故事,让我们看看我们到底能从中学到什么。比赛场更传奇——Fnatic的商业神话Mathews与其旗下CSGO队伍的传奇人物olof的合影第一步:正启程2004年7月,19岁的Mathews在伦敦创办了Fnatic,在当时,电子竞技还几乎不能被视为一个产业。用Mathews的话来说,这更像是一个“小圈子”。正如Mathews所描述的那样,那是游戏玩家寻找零件来组装他们自己的游戏电脑,然后安装游戏,并连接到一个IRC (Internet Relay Chat)游戏频道(今天的即时通讯程序的前身)来寻找其他对游戏感兴趣的人的时代。当时的比赛规模较小,只有几百人观看。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有比赛的决赛才会被播出,因为网络带宽太贵,无法长期运行。要想了解有多少人观看了某一特定比赛也是非常困难的。比赛场更传奇——Fnatic的商业神话而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Mathews预见了电子竞技所拥有的潜力:“人们能够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中竞争,并获得从体育比赛中能获得的同样的刺激,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有互联网和电脑。我们就能做到这一切。”在Mathews看来,即使是在发展的早期,电子竞技的成功也是一种显而易见的必然,他想成为成功者其中的一员。他一开始加入了别人的团队,然后很快就创建了自己的班子,尽管在那之前他根本没有创业或经营企业的经验。他的目标仅仅是“代表这个小圈子,表现出我们作为狂热粉(fanatics)对它的感受”(因此团队被命名为Fnatic)。第二步:重整合Mathews的热情和远见很快为Fnatic在竞技领域带来了回报,到2008年,随着Mathews团队的发展,Fnatic在9款游戏中赢得了100多块奖牌。与此同时,电子竞技作为一个行业还处于萌芽阶段,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相关技术还没有赶上电子竞技的发展前景。Mathews认为,要实现电子竞技的潜力,吸引更多的观众,需要比当时更多更好的东西:更快的互联网、更便宜的宽带、更好的流媒体平台、更多的设备,最后是更优质的游戏。比赛场更传奇——Fnatic的商业神话Mathews想要继续推动电子竞技的变革和发展,但希望以一种不依赖于游戏团队本身的更广泛的方式来实现。他决定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但继续担任Fnatic董事长,同时开始了他创业旅程的下一个阶段:从零开始创办公司,同时进一步提高他的产品管理、营销和领导技能。Mathews最初创建了游戏社交网络UGAME,尽管后来发展到30万用户,但最终未能取得商业上的成功。2009年,他将注意力转向数码产品工作室和创业孵化器Neverbland。随后,Mathews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创办了几家其他公司,其中之一的Slateapp.com被圈子内大名鼎鼎的Extreme Reach收购。从他创业的经历中,Mathews意识到Fnatic的商业价值比他最初认为的要大得多。在他建立UGAME和Neverbland的几年里,Fnatic继续发展其游戏业务,并将其扩展到15款游戏,包括CSGO、Dota和LOL,并在多款游戏中成为世界冠军。但也就在这时Mathews开始思考:Fnatic不应当仅仅是一个游戏俱乐部,而应该是一个跨越比赛、体验、内容、商品等领域的综合品牌和平台。正如Mathews所说,“红牛比曼联意味着更多。”在他看来,Fnatic作为电子竞技品牌的营销潜力远远超过了它作为电子竞技团队的潜力。比赛场更传奇——Fnatic的商业神话被命名为fnatic gear的外设套装同样在这段时间里,随着流媒体技术的进步,电子竞技行业开始成熟起来。2014年8月,亚马逊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视频游戏流媒体平台Twitch,这标志着电子竞技在全球舞台上的到来。2015年,Mathews抓住机会回到Fnatic,担任执行董事长兼产品总监,负责监管外设和服装。他的使命是帮助首席执行官将Fnatic发展成为一个更多元的品牌。第三步:铸品牌大多数其他的游戏俱乐部将他们的比赛团队视为他们的主要资产,并专注于赞助和授权。因此,这些公司通常拥有多个品牌代言,以提高赞助和授权收入。但Mathews推行了他的“红牛”集中式品牌战略。利用这种方法,Fnatic不仅通过电子竞技(如媒体版权等收入),还通过商业活动(与一加、AMD和Monster Energy等公司的品牌合作和营销活动),以及上述外围产品开发(主要是直接面向消费者,并通过亚马逊网站售卖)实现了收入增长。比赛场更传奇——Fnatic的商业神话公司多样化而又综合的经营方式使其能够令人惊叹地扩大业务范围。根据观看时间计算,2018年Fnatic是综合观看人数最多的欧洲战队。根据Mathews的数据,2019年Fnatic的总网络访问量估计为15亿人,其中包括观看Fnatic或其选手直播内容的用户,以及在社交媒体上关注Fnatic或其选手的用户。为了做到这一点,除了60名选手外,Fnatic还雇佣了一支由内容、营销和后勤人员组成的团队。在业务方面,Mathews指出,Fnatic在2019年的收入增长了50-60%,主要是来自于产品收入,尽管受到了疫情带来的影响,但是Fnatic仍有希望在疫情逐渐稳定的态势下将这个数字推向更高。第四步:路漫漫由于预计Fnatic的下一个目标是全球范围内的扩张,Mathews最近重新担任了CEO一职,并组建了一个新的管理团队,其中包括董事长Nick Fry和首席运营官Glen Calvert。Mathews创立了Fnatic,后来又有建立自己的品牌的经验,在公司进行扩张的同时保持一个“有凝聚力的品牌形象”这个目标,对他来说再合适不过。2019年,有了1900万美元的A轮投资,Mathews和他的团队计划将品牌做大做强,在世界各地设立分公司以管理核心业务。目前,欧洲是Fnatic最强大的立足点,其次是东南亚。公司总部设在伦敦,在柏林、贝尔格莱德、洛杉矶和吉隆坡都设有办事处和分公司。Fnatic团队的现阶段目标是开始在中国和美国扩张自己的商业领土。Fnatic的商业模式相当有助于这种扩张,因为它的内容和产品很容易本地化。值得一提的是,在各地开设“据点”可以为所有Fnatic旗下战队提供一个集中的综合中心,通过运动心理学、营养、训练和猎头系统来推动队伍的进步,并持续不断的发展。比赛场更传奇——Fnatic的商业神话在早期,fnatic的训练环境仍十分受限(图为fnatic dota2分部早期训练室)在一次采访中,Mathews将Fnatic的路线定位于他对公司的最初愿景:成为“电子竞技的代表”。为此,Mathews希望通过Fnatic的扩张,“引领电子竞技走进千家万户”。他认为“电子竞技具有无限潜力”,其包括游戏的不断进步、增强和虚拟现实技术融入在线观看,以及娱乐化的总体趋势,这些都让他倍受鼓舞。无论Mathews是否成功带领Fnatic度过了其最具雄心的成长阶段,成为全球电子竞技的代名词,Mathews都将继续成为行业开拓者,为Fnatic的DNA注入类似的精神。他作为一名游戏玩家的年轻开放心态,再加上2004年草创时电竞行业的混沌,让Mathews和Fnatic得以不受“电子竞技行业应该是什么样”的想法或假设的限制,反而成功让Fnatic得以去帮助定义“电子竞技行业可以是什么样”。无论如何,该公司一直走在电子竞技行业的前沿,在电子竞技未来的发展道路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对于当年那个19岁的游戏玩家和青涩的创业者来说,这是比Fnatic在赛场上取得的成功更加了不起的奇迹。比赛场更传奇——Fnatic的商业神话

版权声明:诚帝 发表于 2021年10月4日 下午7:06。
转载请注明:比赛场更传奇——Fnatic的商业神话 | 链接快技术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